您所在位置:首页  >  电影频道  >  聊电影 > 正文

人与猩猩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评《猩球崛起2》

2014-07-25 15:22 来源:豆瓣网 作者:欧欧将军Nenya

  多年以后,蓝瞳(Blue eyes)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人类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个时候的猩猩部族还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在他父亲的领导下井然有序绝少纷争,更别说杀戮同类了。他们的家园建立在101公路边一个废弃的加油站旁。太阳东升西落,鲜花朝开暮死,他们打猎、迎接新生儿、用手语夹杂英语交流,十个冬天过去了,他以为他们会这样安静的守望下去,直到人类的出现。

  蓝瞳的目光望向天边翻滚的黑云,他想起了那场和父亲的狩猎,雷声在头顶隆隆作响,雨水穿过树叶沿着经络流进丛林的深处不见,整个森林就像一只绿色的怪兽躲在阴影中贪婪的吞咽着雨水。不远处就是寇巴(Koba),他满是伤痕的脸和浑浊的眼球让蓝瞳感到一丝战栗,寇巴是部族里最勇猛的战士,人类试验在他身上留下的疤痕不仅没有让他变得畏缩反而增加了他的狂暴,紧接着他察觉到了父亲的目光,不禁又坐直了身体。

  凯撒(Caesar)正在密切的观察着四散的鹿群,计划着从哪片灌木的阴影中跳出来给予落单的麋鹿致命一击,他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被自己喝止的儿子蓝瞳,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而与此同时,另一种危险动物的气味被他捕捉到了——熊。他看到自己年轻的儿子在地面上小心翼翼的靠近猎物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降临。凯撒在心里念道:“他还是太心急了。”

  蓝瞳就像所有处于青春期的人类孩子,不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忤逆的拒绝父亲的悉心指导和帮助,甚至一度相信别人所谓的“凯撒爱人类胜过爱猩猩”。但是就像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写的一样“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帘子。你和死亡好象隔着什么在看,没有什么感受,你的父母挡在你们中间,等到你的父母过世了,你才会直面这些东西,不然你看到的死亡是很抽象的,你不知道。亲戚,朋友,邻居,隔代,他们去世对你的压力不是那么直接,父母是隔在你和死亡之间的一道帘子,把你挡了一下,你最亲密的人会影响你的生死观。”当蓝瞳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人类的机枪击倒的那一刻,心中的那一根弦应声而断了,狂怒淹没了内心,所想的只有替父报仇。看到寇巴骑在马上横冲直撞东征西讨,不禁有些感动,他竟是如此的拼命,父亲真是错怪了他。然后当他的好朋友因为不肯听寇巴击杀手无寸铁的人类而被其从高空抛下摔死,他终于开始觉到父亲也许是对的,寇巴从人类那里什么都没有得到只有无尽的恨意。

  人类和猩猩就像大刘在《三体》中描述的猜疑链的两端,如果你认为我是善意的,这并不是你感到安全的理由,因为按照宇宙第一条公理,善意文明并不能预先把别的文明也想成善意的,所以,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怎么认为你的,你不知道我认为你是善意还是恶意;进一步,即使你知道我把你也想象成善意的,我也知道你把我想象成善意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的,这才是第三层,这个逻辑可以一直向前延伸,没完没了。尽管人类和猩猩不是太空中的两个文明而是同处地球的生态圈、近在咫尺的距离,但是缺乏交流和不同文明之间的巨大差异还是让猜疑链对于双方的行为影响巨大。什么害怕人类的武器什么人类自私狡诈的天性,其实都是猜疑链在作祟。当然他们之间也试图通过交流来换取信任,马尔科姆(Malcolm)冒着生命的危险几次尝试建立的两个种族间的信任,可是这种信任却像风中烛火,摇曳不定几欲熄灭脆弱不堪。“我见过最高贵的兽人 也见过最卑劣的人类”,任何一个卑劣的个体(或者说主战派)冲那烛火吹上一口气,这份勉强建立的信任就经受不住。而影片的最后,两个种族的战争终于还是开始了。

  但是其实即便这份信任不被打破,站在人类自身的角度,还是应该趁早灭了猩猩们的,因为这一刻猩猩们还只是会骑马会说话会用枪,德雷福斯(Dreyfus)还可以大喊着“They’re animals!”下一刻的技术爆炸不知道会把这个种族带向哪里,而猜疑链始终躲在暗处从中作梗,早晚两个种族还是得打一架。

  本片是今年目前为止最好的一部商业大片,也好过这一系列的前作,并且继承了前作人类角色鸡肋的特点。特效不必说。猩猩族群的重要人物不多但都个性鲜明刻画的十分到位。凯撒更是猩格魅力爆棚,沉稳、霸气、领袖气质尽显。他与寇巴的相爱相杀的感情线也是本片看点之一。

  “记住,老朋友。”寇巴浑浊的眼球似乎在那一瞬间清澈了,他在心里对凯撒说,“不是我要枪毙你,是革命要枪毙你。” APES! FOLLOW! KOBA! (欧欧将军Nenya)

编辑:罗宁


更多新闻马上拿起手机微信搜索
nnnews2008
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小新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