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电影频道  >  聊电影 > 正文

跑在动作片世界的最前沿——评《突袭2:暴徒》

2014-07-28 10:25 来源:豆瓣网 作者:

  算上《出走》和《突袭:救赎》,《突袭2:暴徒》是导演格雷斯?伊文斯与演员兼动作指导伊科?乌艾斯和亚言这一“铁三角”组合的第三部作品。依旧是印尼传统武术“班加西拉”,依旧是血浆四溅的暴力场面,依旧,印尼影人站在了世界动作电影的最前沿。

  《突袭2》的故事发生在第一集剧情结束的两个小时,一直发展到两年后。主角刑警拉玛为了替兄弟报仇,受命打入黑帮内部卧底。在父子两代黑帮首领与日本帮派分子的对垒中,他一面要面对情与法的纠结,一面要迎击更多更强的对手。导演加雷斯?埃文斯在片中安排了多达11场的动作戏,论精彩程度,不逊于上一集。

  观众对于主打拳脚动作的影片,总有个美丽的误会,以为拼的是“真功夫”,喜欢谈论成龙和史泰龙谁更“能打”。其实任何一部动作片都是技术与艺术结合的产物,是电影各部门密切合作的结晶。新动作片更好看不是因为新人更“能打”,而是因为他们站在了以往所有动作片奠定的基础上,并借助了新的拍摄技术。《突袭2》也不例外。

  《突袭》系列的动作基础是印尼传统武术“班加西拉”。这种功夫以近距离抢占中线,重点击打对方关节,使对手失去战斗力为特点,糅合了棍和匕首等多种器械,泥地混战一场,伊科?乌艾斯为我们示范了从长棍到短棍的种种威力。“刺客”使用的“爪刀”则是印尼传统的随身兵刃。最有趣的是“锤妹”和“棒球男”的兵器,都是生活中随手可得的器械,但重心远离手腕,威力强大却失之笨重,于是动作指导给二人加了一些长兵短用的技巧,往往打人一个措手不及。这些都可以说是融合了传统武术与现代理念的设计。

  据说为了磨合动作班底,演员们在开拍前半年就开始了训练,其中也包括毫无动作基础的朱莉?艾斯戴尔(饰演“锤妹”)。而三大杀手中的“棒球男”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棒球教练,他和动作指导一起设计了极富特色的棒球招数。

  导演格雷斯?伊文斯本身是动作片的骨灰级粉丝,对于动作场面有高水准的鉴赏力和花样百出的拍摄手段,对每一场动作戏的节奏和气氛都有精细的拿捏。拉玛痛击22个囚犯前,用慢镜头特写交代门栓上弹出的螺丝,杀手舞厅混战前,用一个长镜头交代全场的空间关系,这些都在感官刺激之外营造出了影像特有的韵味。影片最值得称道的段落无疑要数三杀手分头杀人一段,由血溅甘蔗叶开始,“刺客”、“球棒男”和“锤妹”三个变态杀手一一上场,交叉剪辑配上疏密有致的构图,将暴力和电影之美成功融为一体。

  《突袭2》的动作摄影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看得出,摄影方案根据动作设计精心制订,用手持摄影死死“咬”住演员的关键动作,既拍出了动作的真材实料,又最大限度萃取出了其中的刺激因素。一个精彩的例子是拉玛把黑帮分子从窗口摔入室内的镜头,先仰角摇入,再水平旋转,然后摇拍拉玛跳入,清楚交代了动作之余又有种令人目眩的失重感。而最后7分钟的决斗则由196个镜头组成,整整拍了10天。

  在监狱泥地群殴中,摄影师巧妙地利用甩镜头三次跳接,制造出了一个长达一分半钟的长镜头,手段令人叹为观止。影片中最有趣的一个长镜头出现在飞车场面中,镜头在18秒钟之间匪夷所思地穿过两辆车的三扇车窗,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背后操纵。真相如何呢?原来这个镜头是由三位摄影师接力完成,其中第二位摄影师装扮成了座椅,第三位潜伏在后座下,这才让镜头得以带着观众的视觉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旅程。

  走廊打斗中,在拉玛一棒打死棒球男之后,镜头又利用跳接顺着动作的余势旋转360度,为这场令人窒息的打斗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突袭》系列的写实风格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被大量运用的电脑特效。各种飙血镜头大多由CG完成,包括赤裸裸地在人体上狂戳出无数个血口,其实实拍的时候只需拿道具比划一下即可,各种吓人的伤残效果都是后期合成,并不困难。说到这个不得不提特技化妆,《突袭2》中各种断肢、断头和烧伤场面犹如恐怖片般真实,极大地渲染出了拳脚的威力。据说每次拍到这种场面时都需要停下20-30分钟,好给化妆师留下时间大显身手。

  时下的动作片摄影都喜欢毫无节制地滥用慢镜头,《突袭2》完全戒绝了这个毛病。仅有的几个慢镜头都发生在大战之前,为的是蓄势和渲染气氛,一旦开打,动作都是与观众同步的真实时间。既没有慢镜抒情,也没有加快动作和“偷格”现象,这让打斗场面有了一种逼人的真实氛围,在当下尤其难得。

  可以说,《突袭2》的胜利是动作场面的胜利,而动作场面的背后,又有着先进电影理念和技术手段的支持。其实单纯看动作的话,伊科和亚言的身手固然漂亮,但要说强过全盛时期的成龙和甄子丹,却也未必。影片的很多动作场面中,套招的痕迹很明显,一脚就能踩死一个罪犯的主角居然往往跟几个小兵缠斗半天,也实在说不过去。但在编导、摄影、美术等各部门的通力合作下,呈现出来的效果却已经走在了港片的前面。应该说,《突袭2》的成功是在以往动作片经验的基础上的又一次大胆探索。时至今日,以动作片闻名世界的华语电影确实不能再固步自封了。

  与动作场面的用心相映成趣的,是电影剧情的拖沓平庸。身兼编剧的格雷斯?伊文斯最大的问题是不擅长营造戏剧冲突,影片所有的峰回路转都似曾相识,有影像手段而无充实的情节和叙事技巧。虽然打斗够血腥,背后却没有能真正激动人心的动机,每一个段落都只有动作悬念而无故事悬念。《突袭2》的这个毛病其实与《出走》相同,《突袭》不重情节,反而好看。从这个角度来衡量,格雷斯?伊文斯比起昆汀?塔伦蒂诺和奉俊昊等导演来还是差了一个档次,我们可以回忆《解放的姜戈》中瓦尔兹枪击迪卡普里奥一场戏,剧情张力营造到极致时,并不需要打生打死,一枪就足以让观众的情绪得到极大的释放。《突袭》系列如果想从B级片迈向真正的经典,在这方面无疑还需要多加努力。

  最后,导演格雷斯?伊文斯显然有着深重的日片情结,不但把拉玛的监狱编号设定成KSC2-303,与北村龙平的新世纪邪典《千年决斗》中的主角编号相同,还从日本请来了松田龙平和北村一辉等异色男星,可惜直到最后也没有让他们卷入打斗。不过据导演说,第三集的剧情将开始于第二集结束前的3个小时。或许结尾主角与日本黑帮之间的谈判预示着,下一集将是印尼武术大战日本武士吧。

编辑:罗宁


更多新闻马上拿起手机微信搜索
nnnews2008
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小新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