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锋尚  >  时尚先锋  >  女人帮 > 正文

龚琳娜&老锣 我们再也不怕娱乐了

2013-03-02 11:59 来源:新京报 作者:

  

  封面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龚琳娜摆脱“大裙子晚会歌手”生活后,一直致力于探寻民族音乐的自由性。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夫妻再推“神曲”引争议,接受专访谈创作

  龚琳娜&老锣 很多音乐不够好玩

  这十来年里,龚琳娜的人生被两件事清晰地隔开。第一件事是2002年遇到老锣。在那以前,她是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已获过青歌赛银奖的民歌手,演出机会不少,却自感无趣。德国音乐家老锣(Robert Zollitsch)为龚琳娜打开了一扇窗,从那以后,主流民歌手穿着华丽的大裙子登台、奔波于各地晚会的生活,与龚琳娜再无交集。2004年,她和老锣自然走到了一起,两人一度归隐山林,快乐地做音乐、照顾孩子去了。

  另一件事是2010年《忐忑》在网上意外走红。这首曾拿下欧洲“聆听世界音乐”最佳演唱大奖的作品,原本只是老锣与龚琳娜的游戏之作,在王菲的“欲翻唱”和杜汶泽等人搞笑翻唱的推波助澜下,成为那年爆红的“神曲”,从此,更多人知道了龚琳娜。

  今年年初,在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的晚会上,龚琳娜连续拿出了《法海你不懂爱》、《金箍棒》和《爱上大笨蛋》三首新作,“神曲天后”的地位得以巩固。这一次,他们迎来的批评比赞美多得多,很多人抨击龚琳娜哗众取宠,老锣写的歌词也成为讨伐对象。

  春节后的一个下午,我在龚琳娜和老锣的工作室和他们见面。木质家具,布艺沙发,米白的墙,屋子中央的地面铺上一袭砖红色的地毯,最特别的是待客的拖鞋:黑色的圆口布鞋。在采访中,老锣突然歪着头问身边的龚琳娜:“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太幸福了?”爆红之后,他俩也一度迷茫过,但如今对于“娱乐性”“俗与雅”已看开,老锣说:“我们不依赖现在的知名度,我们知道没有这些我们也会很幸福。”“所以我们不害怕这些东西会消失”,龚琳娜补充道。C10-C11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然

 

编辑:


扫一扫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

扫描小程序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