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独角兽IPO政策定了!哪些公司能上市?

2018-04-02 07:00 来源:中新网 作者: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如何支持创新企业A股上市、把境内独角兽企业留在境内资本市场、为境外上市独角兽企业“回A”铺路等问题引发热议。全国两会结束后不久,这些问题有了答案。

  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试点意见),市场人士将其视作为创新企业打开了一扇通往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门,为独角兽企业送去A股上市利好。其中,市场最为关注的创新企业盈利指标问题首次得到明确:符合条件的创新企业不再适用有关盈利及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的发行条件。

  为何此时推出试点意见?

  一方面是客观需求。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表示,支持创新企业在境内发行上市,将有利于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增强境内市场国际化水平和全球影响力,提升境内上市公司质量,使境内投资者能够分享新时代经济发展成果。目前A股的发行上市制度,与一些创新企业发行上市需求,存在着一定脱节。比如境外注册的协议控制架构(VIE)、同股不同权、未盈利,都难以在A 股上市,但很多创新企业都存在这方面情况,过去都纷纷赴境外上市,A股错失BATJ。

  另一方面是自身能力。常德鹏指出,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成熟度、持续监管安排和发行上市监管能力有了较大提高,基础制度全面加强,市场容量稳步扩大,开放水平进一步提高,已具备支持创新企业境内发行上市的基础条件。

  境外注册的红筹企业,有两种方式试点,一个是发行存托凭证上市,一个是直接申请发行股票。境内注册的企业则是直接发行上市。允许试点红筹企业按程序在境内资本市场发行存托凭证上市。

  什么样的创新企业能登陆A股?

  市场最为关注的创新企业盈利指标问题首次得到明确:符合条件的创新企业不再适用有关盈利及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的发行条件。

  根据通知,试点企业应当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其中,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试点企业具体标准由证监会制定。本试点意见所称红筹企业,是指注册地在境外、主要经营活动在境内的企业。

  3月30日晚,证监会发布公告称拟修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在第二十六条增加一款,修改为:“第二十六条发行人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最近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较低者为计算依据;(五)最近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中国证监会根据《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等规定认定的试点企业,可不适用前款第(一)项、第(五)项规定。”

  据统计,目前在美股、港股等境外市场中,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8个行业中的上市公司目前应该主要为以下5家:腾讯、阿里、百度、京东、网易。当然,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两大境外上市的运营商市值也在2000亿元以上,但是否属于试点的七大行业,尚不确定。除了这些在境外上市的互联网巨头,目前尚未上市的200亿元估值以上独角兽企业还有很多,比如小米、滴滴、美团等。

  星石投资首席策略师刘可表示,试点意见是对高质量发展战略的响应,充分彰显出国家在支持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同时,也严守资本市场关口,既为优质创新企业和独角兽企业打开了资本市场大门,又严防“毒角兽”伪装成“独角兽”扰乱资本市场,促进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的正反馈。

  对中国资本市场有何影响?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试点意见有利于激活大约5000亿美元的独角兽市场,吸引更多、更优质的外国企业来中国资本市场融资,为中国市场带来巨大增长潜力,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的关键。

  刘可认为,对于A股来说,若海外优质公司通过CDR(中国存托凭证)登陆A股市场,短期内可能对资金面带来一定的分流效应,但从中长期看,高质量的龙头企业陆续通过CDR上市将有助于降低优质成长股的稀缺性,助推成长股优胜劣汰,提升成长股的整体质量。

  “市场投资风格历来与政策的变革高度相关。”刘可表示,未来伴随着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领域的大型公司逐步回归,A股或将开启由于发行制度和政策变革带来的“价值成长股”或者说“新蓝筹”的投资浪潮,成为良好的投资和企业融资双赢的良性相互促进。

  发行CDR需注意哪些问题?

  中信证券策略研究团队表示,CDR方式回归A股虽能为海外上市公司节省诸多时间和资金成本,但避免不了境内外货币兑换及经济风险问题,而保留的VIE(可变利益实体)构架也将面临税收和外汇管制风险,例如将境内的利润转移至境外等。

  此外,存托凭证作为连接多个资本市场的衍生工具,其发行和交易也涉及定价、交易币种选择等问题,还应注意不同市场交易价格差距可能直接引起一系列的套利问题。

编辑:李嘉佳


更多新闻马上拿起手机微信搜索
nnnews2008
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小新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