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女性 悦生活  >  八卦女人 > 正文

白岩松谈媒体人离职潮:走不可怕没人来才可怕

2015-09-19 08:10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作者:黄茜

  继《痛并快乐着》《幸福了吗?》之后,白岩松新作《白说》近日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日前,白岩松携新书在首都图书馆举行发布会,到场观众大多数是年轻人,连主持人也是3名“海选”产生的草根青年。

  说到新书书名,白岩松提到,当年胡适曾用范仲淹的8个字来给自己和青年人警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对于一名新闻人,“白说”一词暗含机锋,“说了也白说”,显示出在众生喧哗的年代发声的无力感并略带皮相,“不说,白不说”则直抒新闻人的守土有责与理性担当。照白岩松的话来说,即便“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也要“把日常工作撞成自己与别人的信仰”。

  “现实的中国太轻易就下结论”

  在发布会上,白岩松带来一场并不冗长的演讲“中国的AB面”。“我是AB型血,父母来自不同民族,我父亲连汉姓都没有,我夫人又是江南人,因此对不同层面感触很深。”白岩松认为,生活的真相就是“多元”,“可很多人太轻易就要下结论,他是好人,他是不好的,他对群体有恶意,他是群体的恩人……我们永远只接受一个答案,却不接受另外那些真实的东西。”

  人性是复杂的,一个国度本身也是复杂的。“如果只让老外来咱们东部,上海、北京、天津、广州、香港转一圈,他们会觉得这是全世界最牛×的国家。如果带他去西部,有些地方孩子上学都很难,为一两百块钱就可能遭受身体的侵害。哪个是中国,A或B?哪个都是。”

  作为新闻人,白岩松致力于打破非黑即白,非A即B的标签化思维,相信任何事物都有A面和B面,乃至C面、D面,唯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更靠近真相。

  “我们不要再用好或者坏,对或错,黑或白,左或右,红或黑去衡量现实中每一个人,并且逼人站队。我们有权A B C D E,而且现实生活中的真相就是如此,当你意识到现实不再是单颜色,不能只是A或只是B,而是复杂考虑到它A B共生的时候,你的包容性就会更强,你就会接受很多事情。”白岩松说。

  “让媒体更负责地去做该做的事”

  新媒体来势凶猛,传统媒体境况窘迫,濒临破产。因此,在自媒体时代专业新闻的价值和媒体人的幸福感等,成为对白岩松最主要的提问。

  白岩松认为,在新闻领域,媒体的职责就是提供好内容,无论传播途径如何改变,新生事物如何繁花过眼,“永远要相信在新闻领域,如果你是最好的内容提供商,立足就不成问题。可是不要把你无法提供好内容,归结为是新媒体让你的生存变得很糟糕。”举例来说,现在人人都是摄影师,但真正的好照片并没有增多。在人人都可以照相的时代,特别出色的职业摄影师价格反而比以前高多了。

  新闻从来不是一个有红利的行当。“我一直认为新闻这行永远有一帮人在飞蛾扑火,一批不太一样、有点怪的人聚在一起,情感上有满足感,更主要是精神支撑。”白岩松说。上世纪90年代白岩松还在《东方时空》工作时,物资匮乏但很有幸福感,“不给我工资我都愿意回到过去”,“一说我是《东方时空》的人,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我妈出去遛弯儿腰杆儿挺得多直。”

  面对今天“防火防盗防记者”的窘况,媒体人的成就感和社会尊重双向缺失,曾经的好时光是白岩松这一代新闻人的支撑,“我在想从没经过那段时光的弟弟妹妹靠什么去撑,我们靠明天。新闻媒体必须进行深层次的变革,包括机制上的变革,互联网的背后是现代企业制度,是激励机制,而我们传统媒体没有这些。让媒体更负起责任去做他原本该做的事情,尊重才会恢复。”

  “太傻、太贵、太笨”

  近期传统媒体人纷纷离职,尤其央视主播张泉灵的去职引发了社会热议,现场也有观众提问白岩松为什么坚持继续留在央视。白岩松自然没有提供标准答案,他给出了一个多元选题。

  “要么太傻,不知道外面有多好,外面工资有多高;要么太贵,没谈到一个合适的让我动心的价格;第三太笨,好多地儿不要;第四我觉得太轴;可能还有第五个太心疼。”

  “走有走的理由,留下的有留下的理由。”树欲静而风不息,白岩松认为,越是在一个有点动乱的年代,“静”才越有价值。

  至于媒体人纷纷离职,不是新闻行业独有的现象。有人走也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有人来了,对于任何行业,活水和源头是最重要的。

  做新闻是困难的,“在全世界任何国家,新闻人永远在和一堵无形的墙斗争,你见过哪个国度的新闻人舒服过畅快过?这就是你的职责使然。”

  与此同时,新闻也给人生开启不一样的境界。“新闻人也永远不知道会走多远,永远不知道你的人生有多宽。这个行当让你看到更多景色,体验喜怒哀乐。”白岩松说。(黄茜)

编辑:梁丽玲


扫一扫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

扫描小程序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