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市一些村医开假处方和假票据 套取新农合资金

  

  记者翻看村医集中伪造的假处方。

  眼看临近年底,贵港市一些村卫生室的医生都很忙,他们是忙着去给病人看病?答案不是。为了配合上级部门稳定“新农合”的参保率,他们忙着赶造假的处方单和假的报销票据,以此将村民未动用的新农合资金套取出来,作为下一年的“保费”。自治区卫生厅农卫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大新镇的“变通”之法是违法行为,将派人进行查处。

  村医的困惑

  卫生室平时很少开门

  黎健(化名)是贵港市平南县大新镇的一名乡村医生,在村子里开有一间诊所。去年,受益于国家医改政策的实施,黎健所在县每个行政村都开始建设一所标准化的卫生室,需要补充大量村医。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他成功应聘成了一名村医,到镇上一个村卫生室上班。

  不过,他成为村医后,每个月除了有一天的固定时间给儿童接种疫苗外,村卫生室的大门其实很少开,“如果有上级来检查工作,有人才通知我们去卫生室坐诊。”黎健说,不光是他所在的卫生室这样做,其他村的也都一样。

  那么,卫生室长年累月关着门,村民想去看病怎么办呢?

  “有病人来看病一般也不开药给他们,推给私人诊所或卫生院。”黎健说,卫生室平时不常开门,加上一些村民对村医的医疗水平信不过,而且去卫生院看病报销比例高,因此没有多少人愿意来村卫生室看病。

  黎健说,每个参加“新农合”的村民都有一本新农合医疗证,这个证本来是村民自己保管,现在却被上级要求统一交给村医保管。如果村民要去看病,还得去找村医拿证。在他看来,国家投入了不少资金建立了标准化卫生室,就是方便村民看病的,可他成为村医后几个月的经历证明“卫生室只是一个摆设”。 

  集体开会

  要求开假处方假票据

  一切的疑问,在11月15日的一个会议上找到了答案。

  黎健说,当天大新镇卫生院召集所有卫生室的村医开会,大新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合管办)的负责人在会上要求大家回去开假处方和假票据。每个村医按所管的人头算任务,完成之后,按10元/人的“提成”领取奖励。

  黎健说,他此前就听说过在村卫生室当村医有“好处”。今年招聘村医时,难怪有很多私人诊所的医生争得头破血流,还有不少人未能如愿。

  于是,在到年底还剩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村医们都非常忙碌。卫生室的几名村医罕见地聚在一起,按照自己分管的人口进行任务的分配。由于村卫生室覆盖范围内有1万多人口,黎健也分到了近2000人的指标,但他觉得良心难安,完成“任务”的进度缓慢。

  黎健说,村医们按照手上的新农合医疗证伪造村民的看病记录、处方和报销票据,“除了名字是真的,其他东西全是假的”。

  根据一名村医提供的一些处方单上的名字,南国早报记者拨打了数位村民的电话,对方都否认今年有去过村卫生室看病、拿药的经历。一名黎姓村民还表示,他知道村医用自己的名字“造假”后,还跟对方大吵了一场。

  12月9日下午,在自己开的一大堆假处方面前,大新镇的村医邹康(化名)不得不承认了造假的事实。“大家都这么做,我有什么办法啊?”邹康有些无奈地说,这不是村医的本意,而是“上面的要求”,全镇的村医都不得不配合。

  大新镇新农合管理办

  套取是一种“变通”方法

  邹康说,按照国家有关政策的规定,每个参加新农合的村民一年可以报销两次门诊药费,共计80元。如果本年度内没有门诊药费报销,到年底80元就会被“清零”。到下一年,村民仍然要按照规定的额度交钱,比如说2014年需要交70元。

  “不少村民认为吃亏了,不愿意交钱。”邹康说,平南有不少村民外出打工,一年四季没多少时间在村里,即使他们从来不去看病拿药,但每年都要按规定交下一年度的“保费”,很多村民都觉得是一个负担,村医在动员村民继续参保时难度很大。因此,为了保证“参合率”不下降,他们就用这种办法进行资金“周转”,不用村民再交钱。

  此外,合管办今年将参保人员信息录入的工作“压”给了村医,而一些村医不懂用电脑,合管办就向他们收1元/人的费用,“帮”他们录入信息。这基本上是一个月的收入了,难道也要村医自掏腰包来垫钱?

  村医所称“开假处方单为了保证参合率”的说法是否靠谱?南国早报记者来到设置在大新镇卫生院的合管办求证。

  在合管办粟主任的办公室,记者看到陆续有村医提着装在黑色塑料袋里的材料前来上交,在木制沙发上堆着几摞厚厚的处方单。

  这些处方单到底有多大真实性呢?记者看到,多名村医上交的处方单基本笔迹一样,病名基本为头晕、头痛、血压低等几类,每一张单子刚好凑够每次门诊能报销的上限额度40元。

  村医所说“开假处方是上级授意”的说法是否真实?起初,粟主任否认了这种说法,他称合管办只是要求村医按政策完成任务。不过,在随后的采访中,他表示上级对“参合率”的确有要求,让他们有不小的压力。粟主任说,合管办跟每个村医都签订了协议和承诺书,确保报销环节的真实性,他并不认为这是套取新农合资金,而是一种“变通”方法,目的也是为了保证“参合率”,给村民带去实惠。

  自治区卫生厅

  “变通之法”是违法行为

  按照“新农合”报销流程的规定,参保的村民在村卫生室诊疗后,需提供处方单、费用票据,还有村民的签字、手印。对此,粟主任表示,“手续清楚就给报了,每一单报销都符合规定”,但合管办是否进行过核实,他坦承“现在还没有时间去核查”。

  对此,黎健认为,因为有造假的“传统”,村医上交的报销材料,大家都“心知肚明”,合管办根本不会去进行真伪的核实。相反,他们担心的是怎样凑够那些数目,并且看上去能尽量地显得逼真一些。

  在平南县2014年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宣传单上,南国早报记者看到了如下信息:门诊统筹基金不属于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个人资金,不得抵缴下年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筹资款,也不得现金返还,门诊统筹基金限当年度内使用,不结转下年。

  按照上述说法,大新镇的“变通”之法明显违反了国家的政策规定。

  12月10日上午,平南县卫生局3名相关负责人接受了南国早报记者的采访。他们表示,大新镇的做法与相关政策背道而驰,这种“变通”方法是绝不允许的。此外,录入参保人员信息也是合管办的职责,不能推给村医,反过来收钱帮忙。当天上午,卫生局已派出多个工作组到相关乡镇进行调查。

  该局有关负责人说,平南有超过100万的农业人口,“新农合”参保率达到98%以上。不过,他否认卫生局向乡镇下达参保率的考核任务,但有“指导性的进度表”。

  对于“新农合”资金的监管,该负责人表示,每年年终,卫生局都会组织人员到各个乡镇逐一检查。不过,由于人口太多,也不可能核查到每一次报销的真伪,只能是抽查。因此,在很大的程度上,更依赖于乡镇合管办进行把关。

  该负责人说,门诊报销为全县统筹,如果各个乡镇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通过各种“变通”之法来套取资金。那么,村民承担的资金部分没有实际注入,整个资金池迟早会被掏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整个“新农合”体系极易崩塌,最终吃亏的还是参保的村民。

  颇有意思的是,在平南县卫生局对此事介入调查后,大新镇的“造假”仍在继续。黎健说,12月11日,合管办召集各村卫生室的负责人签订了一份“责任状”,要求村医“不要将假处方单的事说出去,不然明年就会被踢出村医队伍”。

  12月13日上午,自治区卫生厅农卫处有关负责人认为,核查、监管涉及“新农合”报销手续和资金本身就是合管办的职责,大新镇的“变通”之法是违法行为,将派人进行查处。      (记者 赵劲松 魏碧锋 文/图)

(作者:赵劲松 魏碧锋 文/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友情链接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微博
zaker南宁
X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201700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署)网出证(桂)字第02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桂)字第0230号

网警备案号:45010302000253

桂ICP备11003557 南宁新闻网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771—5530647 邮箱:mail@nnnew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