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粮安全须在大农业观下考量

饲料粮安全长期困扰我国畜牧业发展,成为粮食安全面临的重要问题。要解决饲料粮安全,一定要树立大农业观、大食物观,要加快发展草业和草食畜牧业,解决畜牧业对饲料粮的过度依赖,从而缓解我国粮食安全压力。

从去年以来,玉米和大豆两大饲料粮呈现价格齐涨、进口创新高的局面,“金玉米”“金大豆”成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一些企业甚至采用小麦和稻谷替代饲料。饲料粮安全长期困扰我国畜牧业发展,成为粮食安全面临的重要问题。发展草业和草食畜牧业,解决畜牧业对饲料粮的过度依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我国粮食安全压力。

作为世界猪肉消费第一大国,目前我国生猪养殖业正处于最强“猪周期”阶段,饲料粮刚需快速增长,产需缺口扩大。作为饲料粮的主力军,玉米已经从阶段性过剩进入产不足需的新阶段,大豆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没有改变。

有专家预计,2030年我国粮食总需求量将达峰值,届时玉米需求将超过3亿吨;大豆总需求量接近1.2亿吨。饲料粮供给与需求的深刻变化,对粮食安全将形成巨大冲击。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背景下,适度进口饲料粮是确保饲料供应安全无虞的重要途径。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国际农产品市场供给不确定性增加,必须以稳定国内粮食生产来应对国际形势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要在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战略下,立足国内,利用有限的资源发展饲料粮生产。

耕地是保障粮食安全的根本。在人多地少、人增地减的国情下,要千方百计挖掘现有耕地潜力,遏制耕地“非农化”,严防耕地“非粮化”,有序推进撂荒地利用。需要关注的是,作为饲料粮,玉米与大豆在功能方面具有很强的替代性,但种植区域高度重叠,存在明显的争地关系,二者种植面积增减取决于经济效益。

2016年至2020年,国家调减玉米播种面积的同时,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连续5年实现增长。去年以来,玉米价格大幅上涨,其经济效益重回优势,今年农民种植玉米意愿增强。有关部门明确,今年要优化种植结构,增加玉米种植面积,稳定大豆种植面积。这可能会加剧玉米与大豆争地矛盾,甚至会挤压水稻种植面积。因此,在资源和环境双重硬约束之下,饲料粮增产空间有限。

除了耕地,我国还有着广袤无垠的草原,这是食草家畜的天然“粮仓”。一方面,要解决饲料粮安全,一定要树立大农业观、大食物观,要认识到食物不仅包括水稻、小麦、玉米和大豆等粮食,还包括肉、蛋、奶等畜产品,发展草业和草食畜牧业等同于增加饲料粮,保护和建设草原就是减轻饲料粮压力。

另一方面,要统筹考虑粮食生产与畜牧业、草业的发展,调整农业和畜牧业的结构,增加畜牧业的比重,大力发展非粮饲型畜禽的肉类生产。

同时,要大力加强草地建设,合理利用草地资源,这既能保障牛羊肉及奶制品的供给安全,提高牧民收入,还有利于减轻高产农区进一步提高粮食单产的压力。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天然草场一定要加强保护和合理利用,切忌掠夺性开发。


编辑:黄思宁

责任编辑:唐秋艳

值班编审:卢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友情链接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微博
zaker南宁
X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330032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201700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署)网出证(桂)字第02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桂)字第0230号

网警备案号:45010302000253

桂ICP备11003557 南宁新闻网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771—5530647 邮箱:mail@nnnews.net